全职||小英雄||魔道||双花厨||轰厨
过气写手||欢迎勾搭扩列
开学更新缓慢||坚持月更三四篇

【全职高手】【民国paro】【双花】遗梦(2)

#第一次写民国paro,OOC我的锅#

#灵感来自于之前想写的故事#

#战乱的民国时期#

#为了写这篇真的查了好多资料,希望能支持一下,点个小红心#


【全职高手】【民国paro】【双花】遗梦(1)

_ http://xiaojiutuo.lofter.com/post/1e44e981_10e52de0



......

果然,足足有半年之久,张佳乐没有再见到过孙哲平。他也和邹远去过孙府,可孙府里的下人都说大少爷和于锋一起出远门了。

张佳乐可不认为孙哲平是那种喜欢出远门游山玩水的人。

一天天过去,吊嗓,唱戏,选角……

“小远,腰板挺直。”张佳乐穿着长衫手拿长竹板贴着邹远的腰。邹远是张佳乐要培养的继承人。

张佳乐是学戏剧里面本就少有的男旦,而男旦在民国时期也变得越来越少,且不论旦角训练的痛苦,光是男扮女装就让大部分人止步,而且还需要从小练身段,吊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是这么来的。张佳乐还是个主唱昆曲的男旦,师从南派昆曲大家,不过自从清朝开始昆曲渐渐落没,到民国时期时已经近乎失传。不过幸好在张佳乐还是少年时独自一人闯荡遇见了年纪尚小的邹远,邹远是个孤儿,但是身体的柔软度特别适合练身段唱戏,于是邹远就这么跟着张佳乐学习唱戏和昆曲。但与其说张佳乐是邹远的师傅,不如说张佳乐是邹远的哥哥,他们就像家人之中的哥哥和弟弟一样。

张佳乐和邹远上街的时候时不时能听到镇子上的人说道,

“靠海的城镇据说有敌人攻进来了。”

“不会吧?”

“说不定马上要打过来了。”

……

听着似乎很不妙,但如果海边真的被攻陷的话,离海边很近的这个小镇大概会很快遭殃。

张佳乐唱完戏之后照例卸掉妆容,此时邹远却走了进来,“乐哥,孙先生来了!”

紧接着邹远走进来的是孙哲平,半年多过去后他的身上少了几分大少爷的阔气,倒是多了一份不知是什么的气息,还多了几分坚韧。

孙哲平的左手上缠着一圈圈的绷带,之后没有打招呼就独自坐在了椅子上喝起了之前倒好的茶。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张佳乐自从孙哲平进来之后就盯着孙哲平那只绑着绷带的手。

“哦。”孙哲平拿着茶杯看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这段时间出门受伤的,你也知道我家老头那性子,去前线不过半年就带伤回来了。”

孙哲平是镇子里大户人家的大少爷,那个大户人家是个从祖上就是将军或者是军队内重要分子的军阀世家。现在的家主是孙哲平的父亲,是位老将军,或许是因为祖上以来代代都是军队中的重要一份子才从小都教育孙哲平,以军人的要求来训练他,还说等孙哲平成年就送他去参军。但是孙哲平不愿意,于是就到处躲了几个月,不过还是被抓了回去参军,却没有想到半年不到就因伤无法参战。

孙哲平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正坐在大堂的主座上,身旁坐的是年迈的祖母。

“窝囊!我老孙家的人参军哪个不是英勇参战,回来时在军中有立足之地的!没想到我孙家居然出了你这样的儿子!”孙家主的袖子跟着拂过桌面,茶杯落地之后碎裂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声响其实本来并不大声,但在这大堂之中除了这声响以外别无其他声音了,所以显得出众。

“你就别再说孙儿了。”祖母巍巍站起来,拄着根木制的拐杖,“不从军也好,总比在人堆成山血流成河的战场上无名地死去,连尸体都分辨不出好。”

祖母走向院外,“我可不像让老头子喜欢到不得了的孙儿步他的后尘。”

孙哲平的祖父也是一名将军,还是被皇帝派遣到塞外前线的驻城将军,在某次外敌入侵时连同着城一起覆灭。那本来就是塞外的一座小城,即使是位于前线也只不过是座不轻不重的小城,对当时的皇帝来说那座小城的位置距离皇城还尚远,不足为道。孙哲平的祖父就这样微不足道的跟那座塞外小城一起消失了,对于敌人来说这些小城也是微不足道的,他就这么消失了连尸首都没留下,给家人留下的只有朝廷的抚恤金和战前最后一封送回家的家书。

家书中写道,他从被派遣去塞外时就知道自己大概是命不久矣了,战火马上要逼近,凭这座小城的兵力,自己是活不到下一年的除夕回乡了。

……

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义无反顾,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不停地有人死去……

有人同孙哲平的祖父一样战死沙场,有人侥幸逃出生天……

……

孙哲平在家中被关了几日之后就放了出来了,出来之后就去找张佳乐,然后就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孙哲平说着自己这半年来是去前线参了军,却不料一次在射击用左手稳定枪托的时候被侧部的敌人一枪射中左手掌心,虽然之后左手是被抢救回来了,但是很可能这辈子左手是用不了,军医这么遗憾地说道。

“虽然这小子参军才不过半年,枪法倒是很准,可惜左手怕是废了,无法稳定枪托,也就是射击无法稳定准星了……”军医在心中独自遗憾道。

“还好射中的不是右手!”孙哲平话中虽然似乎带着释然却不停盯着左手看。

果然还是在意的。

后来没过几日同样跟着孙哲平一起参军的于锋找到了孙哲平,两人一起回来了。虽然说参军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可以回乡的,但是凭着孙哲平家里的身份,放走一两个人还是可行的。

……

“入秋了。”张佳乐突然走到窗边,用手接过一片从树上掉落的树叶。

“是呀。”

孙哲平如此说道。

————tbc.————

下次写别的啦,遗梦先缓一阵子

而且因为这要开学了,要存一段时间稿子

嘛,祝大孙生日快乐呀(๑•̀ㅂ•́)و✧

评论(1)
热度(9)

© 闲云野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