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小英雄||魔道||双花厨||轰厨
过气写手||欢迎勾搭扩列
开学更新缓慢||坚持月更三四篇

【全职高手】【民国paro】【双花】遗梦(4)

#第一次写民国paro,OOC我的锅#

#灵感来自于之前想写的故事#

#战乱的民国时期#

#为了写这篇真的查了好多资料,希望能支持一下,点个小红心#

 


http://【全职高手】【民国paro】【双花】遗梦(3)-闲云野鹤_ http://xiaojiutuo.lofter.com/post/1e44e981_1110fd0d


——————

远处传来鸣笛声,列车要停靠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都起身走到候车线处。列车一进站,十几个士兵就跳下列车,围住附近的一块区域。

张佳乐看见孙老爷走进车站里面,他穿着一身军装,看见孙哲平之后朝他行了个军礼,孙哲平回礼。

孙哲平其实也想继续参军的,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他没有办法再握紧枪托,没有办法瞄准。如果参军不能上战场,这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孙哲平握紧了左手,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自家老头一步步走上列车。过程中突然下起了雨,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躲避雨的想法,只是在原地站着。

等到孙老爷上车之后,守卫的士兵才上车,列车又发出鸣笛声,之后渐渐驶离车站。头等厢过后是绑着的各种大型武器,货箱里想也不用想的也是武器,它们被运往前线,在战场之中发挥它的功效。最后的是一节节的普通车厢,里面坐着无数的年轻人,他们双手扒着窗户看着外面的世界,其中有些人眼中带着死灰,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最后的命运大概会是死亡,但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透露着死亡气息,总是还有些人是带着希望和朝气的。但是他们都将要乘着这辆“死亡”列车去到战场。

“他们是被送往战场服兵役的新兵。”

“一旦送往了战场,恐怕有些人会被那种场景吓尿裤子。”

孙哲平说完掏出个火机,又熟练地从口袋里拿出烟盒,然后轻轻一按,烟盒就弹出一根纸烟。孙哲平把纸烟叼在嘴边,把烟盒放了回去。用打火机点燃纸烟,孙哲平的口中吐出一缕烟。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不说话,他记得孙哲平是不抽烟的,这半年多来的生活大概也改变了他很多……

“走吧。”张佳乐开口对孙哲平轻声说道,他们是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的,总要有人牺牲在战场上。就像人们所说的,为了得到某些东西你总是需要失去另外的某些东西的。

“于锋,你带着邹远先回茶楼,我跟张佳乐有话要说。”孙哲平叼着烟对于锋说道,于锋听到之后一把拉过邹远的手,带着邹远离开了。孙哲平叼着的烟很快就燃烧得差不多,他把烟头按在之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拿起靠在椅背旁边的黑色雨伞。

“你想说什么?”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一举一动,他知道孙哲平让于锋和邹远离开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一个人说。

孙哲平顺着阶梯走下站台,撑起雨伞,回过头对张佳乐说道,“走吧。”

……

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顺着铁轨走着,两人一言不发。

最后还是孙哲平先开的口,“老头说现在战事紧张,之前从战场上受伤迅速遣送回来也是他早串通好的。马上要打到这里了,过几天有辆火车去往内地……跟着于锋走吧,带上邹远。”孙哲平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上了一支烟,站在铁轨旁看着火车离去的方向。

他们所知道的就是每分每秒,炮火声就离得更近一些。

“我没想过走……”张佳乐说道,“茶楼在这里还需要我。”

张佳乐是不能走的,张佳乐一走,这多年经营的茶楼也要差不多毁于一旦了。而且这里是张佳乐的根,是他的“家”。

“让于锋带着小远走吧。”

张佳乐如此说道,他亲手放弃了那个逃离的权利。

“那走吧,”孙哲平把抽完的烟头丢在铁轨旁,“祖母想让你回家里吃顿饭,她说吃完了这顿估计下次就见不到你了。”

张佳乐记忆中的祖母是个很和善的人。她站在梨树下拄着根木制的拐杖,对自己说道,“那梨子还泛青的,不能吃。”祖母说着拿出了一个梨。

“下来吃梨了。”

他乖乖地从树上下来,随祖母坐在石凳上。祖母用手帕擦了擦梨,把梨塞到自己怀里。

自己呆呆看着怀里那个饱满看着很好吃的梨,“我…我吃不完。”

“吃不完就吃不完,梨子是不可以分着吃的,吃了同一个梨子的人就要分离……”祖母这样说道,摸着自己的头。

当初说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可就算没有分“梨”的人,也同样会分离的……

————tbc.————

我超喜欢这个祖母,超温柔w

 

 


评论
热度(8)

© 闲云野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