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小英雄||魔道||双花厨||轰厨
过气写手||欢迎勾搭扩列
开学更新缓慢||坚持月更三四篇

若在他十二岁相遇(上)


#一口糖一口玻璃渣##糖里有毒#
#作者可能喝了假酒#
勇利十二岁时,Victor十六岁。那时,勇利第一次遇见Victor,开始对Victor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勇利的性格是属于超级敏感。从某些方面来说很孤独。Victor对其有特殊意义。较典型的亚洲人性格,较保守(一开始是这样的),有时胆小,不如说是缺少一种勇气,敏感,有点玻璃心?

Victor:较为单细胞,有时感觉比较大大咧咧,但是是一个观察算是有时很细心的人,天然黑,自我为中心,花滑艺术比什么都重要。(目前来讲是这样的)

这个故事讲述了,如果勇利十二岁时与Victor相遇是面对面发生的故事。

由于是突然来的灵感,所以可能写的不好,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指出来吧。

 

初夏——

偶有蝉鸣,海边飞过一群像海鸥的鸟。

“维恰,慢点!”十二岁的男孩有点冒冒失失地,一只偏褐色的贵宾犬在前欢快的跑着,背后还拖着一根拴狗绳。无论十二岁的男孩跑得有多快,他都追不上那只跑在前面的狗。何况,那时十二岁的男孩只是个有点胖的孩子。

那只狗越跑越远,已经快要消失在男孩的视线中。

突然,那只狗纵身一跃,从海边的公路上跑到了海边的沙滩上,飞扑到一只比它大差不多一倍的同种型但是有些毛色不同的贵宾犬身上。

“维恰!”十二岁的男孩跑得有点气喘吁吁,双手撑在膝盖上,不停喘着气。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背上背着重重的冰鞋还要泡上一段长路,未免有些艰难。

“这只狗是你的?”背靠着行李箱的人抱起维恰站了起来,整整比男孩高了一截。

男孩马上低下了头,鞠了个躬,“对不起,我家的狗给您添麻烦了。”

一不小心,维恰又闯祸了,今天晚上不能让它吃炸猪排盖饭了。

“它跟马卡钦很亲近呢。”那人抱着维恰,任由它在自己脸上舔了一口。

“维恰。”男孩喊了一声,伸出双手。维恰就扑进了男孩的怀里。

“马卡钦?”

“是它。”那人揉了揉那只比维恰打上差不多一倍的狗的头,那只狗还很配合的汪了一声。

男孩这时才注意起面前的这个人,休闲鞋,微微上卷的黑色长裤,一身白衬衫,还有那快过腰的长发。

好漂亮…男孩的脸微微发红。

这样的人如果能在冰上滑冰就好了。

刚想完,那人就指向山上的那座城堡,问了一句。

“那是什么?”

“啊,那是长谷津的标志旅游景点——长谷津castle。”虽然说是景点,但是只是座历史不悠久,里面是忍者风格的房间的城堡。

“Really?!”那人握住男孩的手说道。

“Let’s go!”那人一把拉过男孩的手,一手拉起行李箱奔去,背后一大一小的两只贵宾犬在小跑着追逐。

意外地,男孩把维恰甩在了身后。

“维克托,这是我的名字。”长发的男人朝男孩笑了一下说道。

“勇…勇利。”男孩打了个结巴才顺利说出口。

维克托的眼睛是一种很美的蓝,介于天空的湛蓝与大海的海蓝之间的蓝,而笑起来的维克托像美杜莎,有那种只看他一眼就会迷住的能力。

第二日——

勇利缓缓醒来,窗外射进来几丝光,微微地有些刺眼。

维恰不知从哪里跑来,扑到床上,舔了舔勇利的脸。

“维恰,早上好~”勇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和维恰的头,起身,洗漱。

啊……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

勇利穿上蓝色的运动服,抱着维恰走下了楼。

“勇利!”坐在离楼梯不远处的维克托挥着手喊道。

他昨日披散在背后的长发已经被束起,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温泉后的浴衣。

原来,不是梦啊,那个人来到自己的世界里。


评论
热度(17)

© 闲云野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