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小英雄||魔道||双花厨||轰厨
过气写手||欢迎勾搭扩列
开学更新缓慢||坚持月更三四篇

若在他十二岁相遇(中)
#一口糖一口玻璃渣##糖里有毒 #

#作者可能喝了假酒#

昨天,在长谷津castle拍完照后,维克托就一直拖着行李箱和马卡钦跟着勇利走到了冰场。

换上冰鞋的勇利一个人的开始在诺大的冰场里滑冰。

今天,西郡和小优都没来啊……

维克托看了一会,便若有所思地走去了休息区换上了冰鞋,之后也走上了冰场。

维克托滑冰的样子像是舞蹈,似一只美丽的蝴蝶,不断吸引着不同人类的眼光,是一种致命魅惑美杜莎的中性之美。

勇利也停在原地看呆了。

从未看见过那样的滑冰,仿佛是冰上舞蹈一样。

但,那么漂亮的舞蹈却看起来缺少了什么……

到底是缺少了些什么……

一舞终曲,维克托做下最后一个动作。

“维克托,好厉害啊……”勇利兴奋地想大喊可他连维克托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维克托慢慢地滑向勇利,“勇利,现在走么?”

勇利有点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去换了鞋。

中途的时候,维克托走过窗边的时候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直到勇利整理得差不多,两人要走出去时,维克托突然说道,“好了?那走吧!”维克托又一把拉过勇利飞奔而去,骑上了冰场门口的那辆白色自行车。

“喂?”勇利有些措不及防。

“别管了,快上来,要走了!”

【滴滴滴,快上车,老司机维克托要发车了bushi】

维克托猛地一踩自行车的脚踏板,自行车就马上从坡上冲了下去。

“抓紧了!”维克托又更加用力地踩了一脚。

勇利也只能不得不抱紧维克托的腰,银白色的长发偶尔随风拂过脸颊。

身后还有马卡钦和维恰在不停的追逐着。

海边的某处,遍地都长满了说不出名字的花。

维克托正骑着自行车载着勇利向这边冲来。

“到了!”维克托猛地按住了刹车,勇利便随着惯性狠狠地撞在了维克托的背上。

“我之前在ins看到了这里,很漂亮呢…”维克托走到一旁直直地向后倒去,一只手还拉着勇利,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地躺在了草地上,看向不远处的海平面。

天空泛蓝,偶有几只像海鸥的飞鸟飞过,不远处还传来了海浪声。马卡钦和维恰坐在草地上,时不时地舔一下自己主人的脸。

……

有时,早上醒来。下楼时没有见到维克托和马卡钦。勇利便会带着维恰跑遍大半个镇子,然后偶的看到在某个街角或路口,维克托正抱着马卡钦呆在原地似乎在发呆又或是忘记了回去的路。
勇利太害怕失去维克托了,生怕醒来的下一秒维克托就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又是某日的早晨,维克托拉着行李箱,身后还跟着马卡钦走了出去。
“出去一会,有一点事情。”维克托抱起马卡钦这般说道,之后离开。
仿佛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维克托和马卡钦离开的不久之后,勇利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勇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维克托呢?”
“啊,你说小维啊,前几分钟拉着个行李箱跟跟马卡钦出去了。说是有事情。”勇利妈妈有些稍有担微地说道。
“我出去一下!”勇利有些焦躁不安地跑向玄关,急忙穿上鞋子。骑着门口之前那辆自行车飞奔而去。
他不想失去维克托,也更不想维克托从他的世界里永远消失。他们本不应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却好不容易在同一个世界下了……
勇利几乎跑遍了整个镇子都没有找到维克托。
他去了冰场。可一打开门口的门就听见西郡问道:“哎?今天没和维克托一起来?”
之后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跑出冰场。骑上那辆自行车继续在这个不大的镇子里寻找着维克托。
维克托……到底在哪里……
勇利不停地四处张望,在镇子里漫无目的地寻找着。
“汪! ”路边的草丛里突然传出了动静。维恰从草丛里跑了出来,毛发间还夹带了几片落叶。

“汪汪!!!”维恰在路边叫了几声,扯着勇利的裤脚。

“维恰要带我去找维克托么?”

“汪!”

“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维克托揉了揉抱在面前的马卡钦的头。

对感情真与假的试探,唯有试探。

人们在试探中试出真心,有人失望,有人痛苦,有人终得结果……

“汪!”维恰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同马卡钦一样钻进了维克托的怀里。

“维恰,是把勇利叫来了吧?”维克托无奈地揉了揉维恰,转过头去。

可只一眼,一瞬间,他便愣住了。




剩下的如果明天不出门就更!

评论
热度(5)

© 闲云野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