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小英雄||魔道||双花厨||轰厨
过气写手||欢迎勾搭扩列
开学更新缓慢||坚持月更三四篇

【喻队生贺】【全职高手】魔性故事2·喻文州与白斩鸡少女(试版)

【喻文州生贺】【全职高手】魔性故事系列二·喻文州与白斩鸡少女(试读版)

#一样的套路,不一样的故事##OOC崩坏严重#

#可能有点私设#

#比系列一要烂,我没梗了##写得那么烂你们打死我好了#

黄少天帮喻文州买了他最喜欢的那家店的白斩鸡,打包了放在喻文州宿舍房间的桌上。

深夜,桌上的白斩鸡仿佛在微微地发光……

第二日,五点——

“麻麻,麻麻?”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不停推搡着睡在床上的喻文州。

“麻麻?”女孩用手指戳了戳喻文州的脸。

“少天,小卢,别闹。”喻文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准备说一下卢瀚文和黄少天大清早来自己房间做什么,却看见自己床上趴着个六七岁的女孩。

“麻麻,醒了~”女孩看见喻文州睁开了眼睛,开心地猛地扑去抱住喻文州。

“砰——”

“队长,队长,队长,你没事吧?!”黄少天一脚踢开房门,手中紧握着一条咸鱼。

“报告黄少,周围没有敌人,安全!”卢瀚文跳了进来,半跪着,手里还拿着一条比黄少天手中小一点的咸鱼。

“好,那我们开始搜查室内。小卢,你去看看队长在不在床上,刚刚队长的房间里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发生。”

“明白,黄少。”卢瀚文渐渐地走到床旁,正好看见喻文州抱着一个身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而女孩不停蹭着喻文州的脸。

“喻队?”卢瀚文小心翼翼地问道。

“黄少,黄少,大事不好了,喻队旁边有个女孩!!!”

卢瀚文见形势不太妙,手中拿着咸鱼飞快地朝黄少天跑去。

于是,现在,清晨六点——

“于是,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嗯。”

“队长,这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食堂的菜单……”

“咳咳!”

女孩突然看了黄少天一眼,扑了过去,喊了一声——爹爹!

“喂喂,什么情况?!就算你是本剑圣的粉丝也太不专业了吧,这么久才看见本剑圣。本剑圣难道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么?!再说了本剑圣现在才二十几,看看这小姑娘都六七岁了,本剑圣六七年前才多大?不过看在你叫过队长妈妈,又叫过我爹爹的份上,本剑圣就把你当做本剑圣的粉丝好了。说吧,在哪签名?”

黄少天絮絮叨叨地不停说着,而喻文州在一旁思索着些什么,卢瀚文则在一旁一手拿着一只咸鱼掩住脸,生怕这个比自己小上一些的女孩叫出些什么。

“这个小姑娘敢跑进我们蓝雨宿舍,胆子也是不小,”黄少天突然停下说话,把女孩放在床旁,“我说,队长,那小姑娘是怎么进我们蓝雨的……”

“现在谁也不知道。”喻文州颇为严肃地看着床旁要抱抱的女孩,突然脸上显现出白光。

“哇,黄少,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喻队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卢瀚文瞬间抱紧手中的两条咸鱼。

“小卢,你在害怕什么呢?是不是晚上偷偷躲着看鬼片了?小卢啊,我跟你说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而且,刚刚就是队长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少天,刚刚我问了门卫,说最近除了队员和工作人员以外没有人进出,也没有可疑人员。”

“喻……喻队,不会是鬼吧?”

“白玷,不是鬼!”女孩突然坐了过来,“白玷是爹爹买来送给麻麻的!”

“我买的?!我靠,本剑圣可没有买什么给队长……等等!不会是我昨天给队长买的白斩鸡吧?!”黄少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白玷就是白斩鸡~”女孩突然站了起来,原地旋转着,白色的裙子飞呀飞。

“白玷身上有甜甜的果木香哦~”白玷伸出手臂到喻文州跟前。

…….这是个试读版,然后系列一原本是黄少天生贺,为什么我不写完这个生贺呢,是因为我写不下去了…真的是太烂了Q然后我要去码乐乐的贺文了。


评论
热度(6)

© 闲云野鹤_ | Powered by LOFTER